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仑可视人流要多少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04:29:4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仑可视人流要多少钱,奉化很好人流医院,慈溪哪家医院能人流,北仑妇科人流哪个医院,北仑无痛的人流医院,慈溪人流要多钱,余姚做人流在哪个

原标题:二次入伍士兵进军营,擦出了怎样的火花?

又是一年征兵季,当青春遇上迷彩,会擦出怎样的火花?我们把目光投向了这样几位二次入伍的士兵,看他们如何在火热军营演绎青春梦想的别样精彩。他们的别样选择,想必会带给你对当下军营的全新认识。

人物画面:周航

空情侦察员周航

火炮“神眼”

■陈豪 孙连伟

灼热的阳光格外刺眼,阵阵强风卷起沙尘。此时,盯着敌来袭空域长达两小时的周航双眼通红,习惯性耳鸣又一次在脑海中“嗡嗡”作响。但他丝毫不敢懈怠,隐蔽在伪装网下,与装备融为一体,耐心地等待目标出现。

恼人的耳鸣是第一次入伍落下的毛病。

2015年,上等兵周航经过严苛挑选,成为“9·3”胜利日阅兵某新型战车方阵的光荣一员。为了完成任务,他加倍训练超负荷运转,每天与战车引擎12个小时的“亲密接触”让他习惯性耳鸣,但也把他淬火成名副其实的“老司机”。

“东北小型机一架,距离20公里!”雷达站传来的紧急空情让气氛骤然紧张,周航也顾不上耳鸣。“为荣誉而战!”他在心里默念。

这是当年参加阅兵时,方阵长最常说的一句话。为了能够驾驶战车精准无误地通过天安门广场,他和战友们每天都要猫在近50℃高温的驾驶室里训练,迷彩服上的汗碱结成白色的“盔甲”,但没有一个人叫苦,憋足了劲要为荣誉而战!今天的演习场上,周航要再次为荣誉而战。

演习场上空,狡猾的靶机不断机动,一个俯冲直降数百米,紧贴着树梢向阵地袭来。

“不好,目标飞行高度过低,雷达无法捕捉!”听到这一情况,周航两手攥紧指挥镜握把,深吸了一口气,他明白:雷达丢失目标,现在自己就是火炮唯一的“眼睛”。

他瞪大了眼睛,汗水却一个劲地向眼里淌,太阳也明晃晃的。这不禁让周航想起了那年的阅兵场,烈日也是这样的耀眼。

走下阅兵场,带着一枚“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”载誉而归的周航却因部队改革、士官名额大幅度压减而面临退伍。那一刻,他脑子里只有“嗡嗡”作响的耳鸣。回家后的周航像着了“魔”,当兵的一幕又一幕经常浮现在他眼前。“如果能再回去,该有多好!”周航决定再次报名入伍,但不同的是,这次他却被分到了某防空旅,成为一名空情侦察员。

“怎么搞的?练了这么多遍咋成绩还是不及格?”面对质问,昔日的“老司机”失去了往日的荣光。

“侦察空情最重要的就是要耐心细致、沉着冷静。”班长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帮带让周航又想起了当年的阅兵场:驾驶战车需要保持恒定的速度和方向,身体稍微一颤都会造成偏差,当时能做到,现在也没问题!

整治、撤收,每天反复操作数十次,双手被锐利的部件划得伤痕累累;识别目标,不眨眼捕捉150米外拳头大小的移动目标,一练就是半天,眼睛经常疼得泪水直流……

周航收回思绪,把精力集中到现场。只见靶机不断盘旋,声音越来越近。他压低指挥镜,听声音,算速度,判方位……靶机越来越近,速度越来越快,汗流浃背的周航有些手滑眼酸。他全身紧绷屏住呼吸,用指尖紧紧扣住握把上的缝隙以防两手滑脱,被汗与泪模糊的双眼透出的是坚毅。到了这个节骨眼,即使一个抖动都有可能丢失目标,功亏一篑。

“目标临近,方位角27-50,高低角1-00!”周航报出精准方位,八门火炮死死地咬住目标。

“目标受创离远,抗击有效!”评测结果传来,欢呼声响彻阵地。

“你真是我们的‘千里眼’!”周航悬着的心这才安放下来。

为梦想执着前行

■周航

从初入军营到成长为“老司机”,再由“老司机”转型成“千里眼”,每一次启程,都是因为梦想,军旅梦,强军梦,也是我的梦。

郭超英 摄

战勤分队长雷钧煜

为战不犹豫

■胡晓宇 尚宗昌

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,沙尘弥漫。空军雷达某旅机动分队官兵,手心都捏了一把汗。

几分钟前,“敌”电磁干扰小组启动通信干扰。霎时,通信传输系统完全失灵!与指挥所联系中断,雷达情报无法正常传递……

“启用人工工作模式!打赢这场翻身仗!”电磁干扰小组依然孤注一掷发威,“千里眼”接近“失明”边缘!危急关头,战勤分队长、上士雷钧煜果断提出应急处置方案。

“自动化设备都失灵了,人工模式可行吗?”周围响起一片质疑声。

“不行你们把我的脑袋拧下来!”这名刚过而立之年的关中汉子浓眉一拧,立即组织各类战勤人员做好人工模式转换准备。现场鸦雀无声,只听见漠风呼啸。谁都知道,这名雷厉风行的老兵,是部队响当当的业务尖子,有着两次服役的传奇经历。

在陆军装甲团第一次服役时,他是坦克车长!有一次红蓝对抗演习,冲锋中,他所在坦克车火控单元突发故障,停车检修无疑将成为“活靶子”!

“炮长锁定、瞄准目标,驾驶员、二炮手听炮长指令短停、装弹!”置身瞬息万变的战场,作为全车的灵魂,雷钧煜果断指挥乘员协同作战,故障坦克再次发威,一举撕开“敌”前沿防线……

当年底,他怀揣优秀士兵荣誉退伍。这个原本寡言的后生,时常坐在村后的山头上发呆。第二年,得知空军雷达部队征兵,他搭拖拉机赶了几十里山路,急火火到武装部报名。

“兵我还没当够。第一次当兵如果不是转改士官名额太少,我才不脱军装呢!”亲朋好友瞬间明白了,他退伍后的沉默。

“报告,标图桌准备就绪!”“报告,无线电台连接就绪!”人工模式准备就绪,一场翻身仗即将打响!

雷钧煜扫视了一遍战位,他发现使用人工标图不多的年轻指令标记员,紧握标图笔的手有些颤抖。“我来!”话音刚落,他已将标图笔握在手中。不苟言笑的他能“玩转”多个通信专业。

“为战不犹豫!当个随时能冲锋的好兵!”二次入伍抵达大漠边缘雷达部队时,雷钧煜在心里狠狠发誓,过硬的综合素质迅速展现。4个月后,被选派到空军某通信训练基地进行专业培训。

辗转数千里奔赴训练基地历练“千里眼”时,曾数次参加实兵演练的坦克车长没想到,他正去迎接一场重大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考验!

刚抵达基地一个月,“5·12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!他和战友奉命紧急奔赴重灾区抗震救灾。

“算我一个!我在陆军时学过担架制作和战地救护。”一天晚饭时,得知部队要组成突击队挺进震区深处搜救灾民,雷钧煜扔下饭碗高声请缨。

余震频发,山体滑坡,突击队相当于“敢死队”。出发前夜,他嘴含手电筒,凑着微弱的光线写下遗书,写下两次服役的心里话:“爹妈:此去生死难料。如遇危险,请原谅儿子的不孝!儿子就想当个危难关头能冲上去的好兵!”

冒着大雨,突击队疾驰在乱石横飞的山路上,抵达灾民被困地,个头不高的雷钧煜第一个冲上去,和战友从废墟中挖出一名满脸是血的伤员,他抢着扛起担架往山下冲……

“滴滴答……”一组组空情通过报务员指间,源源不断传到上级指挥所。这一刻,雷钧煜紧绷的脸上绽放出欣慰自信的笑……

“战勤分队集合讲评!”标图桌旁,战友们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,一向说话低沉的雷钧煜拉响大嗓门。

“雷达兵养兵千日,用兵千日。”车队穿越茫茫大漠冲向新的“战场”。沙尘暴遮挡了视线,他的思路却碧空般清朗:自动化情报传输与传统作战技能交叉强化、大漠恶劣环境下作战能力锤炼……训练方案腹稿已形成。

我就想当个好兵

■雷钧煜

我就想当个好兵,一个祖国需要的时候,用着顺手的好兵,一个为战不犹豫的好兵。为了胜利那一刻,除了在硝烟中磨练,没有捷径。

张鑫 摄

伞训骨干杨晨

倔强“伞痴”

■刘汉帝

在生命中最危急的时刻,杨晨对跳伞的“痴情”也丝毫没有减少。

“嘀!”随着撕扯般的长鸣声,杨晨像出栏的骏马,弓身低头,朝着机尾方向奔去。忽然,他感觉眼前一亮,身体就开始失速下沉。几乎是在刹那间,耳边轰鸣的马达声戛然而止,一切归于沉寂。

“0001秒,0002秒……”杨晨像往常一样开始默数秒数,计算着伞开的时间。

“0005秒,0006秒……”数过5秒后,杨晨的心里开始有些急躁。以往的跳伞中,其他战友主伞延迟开伞的情况时有发生,“难道我也碰上延迟了?”

“跳伞员杨晨,迅速打开备份伞!”这时,他头盔电台里突然传来对空指挥急促的呼喊声。

接到指令,杨晨不假思索地抓住备份伞手拉环,猛地一扽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一团白花花的伞衣就飞过了头顶,绽放蓝天。

经历过主伞不开这样的重大特情,性格倔强的杨晨非但没有退缩,反而越挫越勇。他2年进了2次空降空投骨干集训队,跳到了别人三五年才能达到的跳伞等级。

那年冬天,当入选空降兵特种兵的愿望落空,杨晨头脑一热选择了退伍。然而,每每听到头顶上飞机的轰鸣声,杨晨就感觉血往脑袋上涌:“不行,得想办法去跳伞!”

他找到一家地方跳伞俱乐部,考取了跳伞执照,从一名伞兵转身成为职业跳伞教练。虽然在俱乐部跳伞有着不菲的收入,但跳了一百多次后,杨晨还是觉得“不是那个味儿”,心中又燃起一团火。

资料图

巧的是,二次入伍的杨晨竟然又回到了当年的新兵连。“白白耽误2年,又成了新兵!”已经是下士的同年兵张世勇为杨晨打抱不平。“这也是一种不同寻常的经历嘛……”这样的“尴尬”让杨晨有点始料未及,但只要能跳伞,他觉得什么都值了。

新训结束后,杨晨如愿分到了空降引导队。一次队里组织新引导员“三无”(无地面引导、无气象资料、无对空指导)条件跳伞训练。跳了两百多次伞,杨晨觉得别说什么“三无”,就是闭着眼睛也能安全着陆。离机、开伞、观察地形,一切正常。

到达中低空后,杨晨投下一枚烟幕弹试风,看着飘散的烟雾和越来越低的高度,他调整好方向和姿态,准备着陆。刹棒,着陆……就在预判着陆的瞬间,杨晨感觉双脚踩空并没有触地。他稍一迟疑,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双脚砸地,像是黑夜里不小心踢到了一堵硬墙。

这是他为自己误判着陆时机付出的代价,同时也让他意识到,很多方面,自己还真就是个新兵。

“戴什么衔,就练什么功!”杨晨藏起自己的经历,一心钻研跳伞。

今年6月,他第4次走进了空降空投骨干集训队,参加空降兵部队新伞型训法,他迎来了跳伞生涯的第300次跳……

5年间,义务兵军衔戴了两轮,杨晨却觉得不亏。“虽然走了回头路,风景却不一样!”眼看又到了选择走留之际,这次杨晨决定留下,与刚在改革中焕发新生的老单位一起“二次创业”!

没有一条路是重复的

■杨晨

有些道路似曾相识,但没有一条路是重复的!只要用心走,就会遇见独特的风景,收获别样的成长。

闫星星 摄

军械能手冯维

勇士再出击

■聂极鸿

看到其他代表队还没完成任务,气喘吁吁的冯维心中一阵窃喜。“榴弹炮班组维修这个课目,我们势在必得。”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最后裁判公布成绩,中国队却以30秒之差屈居第二。原来,他们因几处三角键和导电体固定不够到位,被判定存在安全隐患而扣分加时。

8月的俄罗斯奔萨州气候宜人,冯维头上却直冒冷汗。“我的极限发挥出来了吗?”能在“国际军事比赛-2016”这样的赛场斩获亚军,他却闷闷不乐。

冯维是陆军第82集团军某旅的一名下士,也是一名二次入伍的战士。

时针拨回2008年5月12日,那场如噩梦般的汶川大地震,房屋倾倒、满目疮痍。正在北川中学上学的冯维被埋在废墟里,是救援官兵用手把他刨出来的。冯维心里明白,要不是救援官兵不抛弃不放弃,要不是他在绝境中挑战身心极限,自己绝不可能获救。一个敢于挑战极限的勇士梦,从此在他心底扎下根。

资料图

两年后,冯维很自然地选择了参军入伍,成为一名消防战士。敢闯敢拼的个性,很快让他在同年兵中脱颖而出。

“出警!”2010年5月的一个深夜,警铃突然响起,冯维从床上跃身而下,拎上战斗服、迅速登车出发。抵达起火地点后,现场一片火海、浓烟滚滚。“还有人困在里边!”只见冯维戴上呼吸器,纵身冲进火海。随后,他背着一名70多岁的老人从浓烟里跑了出来……“那是我第一次出警,也是第一次为自己的勇敢点赞。”

2012年,服役期满,冯维离开了部队。“如果还有机会当兵,我还想穿上军装。”离开警营那天,冯维告诉战友。退伍半年的冯维,当得知大地震中救他一命的部队要来北川征兵, 他萌生了二次入伍的想法,“当兵两年,义务是尽了。可自己在部队的潜能发掘出来了吗?”

怀揣不变的梦想,冯维来到某特战旅。新兵连第一次组织十米抓绳上课目训练,冯维显得不屑一顾。“你来试试!” 班长杜越拿着秒表示意冯维先爬,结果他使出浑身力气,用时53 秒才爬到顶端。“走起!”还没等他缓过神来,杜班长已经爬到顶,用时仅12秒。

“那时,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”冯维暗下决心,“既然穿上特战服,就得练精特战功。”他再也没提自己二次入伍的事,整个人就像上紧发条的钟,不断和时间赛跑,成绩突飞猛进。他先后参加了“和平使命-2014”中外联合军演、“9·3”胜利日阅兵等重大任务。参加俄罗斯主办的“国际军事比赛-2016” ,他抱憾获得“军械能手”比武单课及团体第二。

不过,如今正名的机会来了。今年3月,冯维有幸再次入选参加“国际军事比赛-2017”集训队,并在比武中担任火箭炮修理班班长。

“嘟——”随着裁判一声哨响,备战现场的冯维拍下计时器,如离弦之箭跑到熟悉的火箭炮旁。“膛内无弹,切断电源,开始检查。”冯维老练地下达指令,迅速与队员们协作拆卸检查火箭炮。“最上一排第五根定向管发现凹槽、导电体接触不良……”在冯维的火眼金睛下,裁判设置的故障被一一查找出。“填装空包弹,进行测试,击发!” 瞬间,炮声轰鸣,火光冲天。

“谁都想赢,但高手过招比的是心态,看谁能发挥出最大潜能。”走下训练场的冯维,脸上更多的是从容淡定。

挑战无极限

■冯维

为梦想而生的人,才算有过真正的青春。挑战极限,续写荣光就是我的人生梦想。为梦想燃烧,让我的人生更自信从容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做微管人流多少钱